先记录一下相关情况。

去年(2020年)10月底,我去开通了债券合格投资者权限。11月开始买了一些企业债。记录的文章《企业债

当时认为:企业债本来收益率就高,如果有负面消息价格大跌,可能达到年化百分之几十甚至上百的收益率,配合上小额刚兑的惯例,可以成为低风险高收益的机会。

后来了解了更多的小额刚兑案例,又做了一些总结。《垃圾债小额兑付学习记录》

期间一共持有过:苏宁易购、南山铝业、中国恒大、冀中能源、华夏幸福,这五个公司的债券。

现在前四个我都卖了,第五个“16华夏02”就在最近违约了,公告的消息是不逃废债、正在研究展期,目前我将其市值计提为0。

资金情况是,投入最高时有几天70万,平均是50万分散持有。盈亏情况是,前四个赚了4.2万,华夏这个债投入10万,全部计入亏损。合计亏5.8万。

现在这个违约的华夏债到底什么偿还方案,是打折还钱,还是展期,还是转股,还是破产清算,我不得而知,最后如果回收率在六折以上,那么我在企业债上折腾这几个月,还算不亏本。如果回收率在六折以下,那么就是亏钱了。

我努力回忆上一次亏钱是什么时候,粤高速B这样的浮亏我觉得不算,我翻了好久的记录文章,真正已实现的投机性质的亏损,可能是2018年的xiv交易《xiv交易-一个值得记住的教训》,但是当时我在vix期权上先赚了两万,然后头昏了在xiv上亏了一万,就整个投机来说还是赚钱的,所以其实也可以不算亏。又或者是2016年还未完全放弃趋势跟踪的时候,上半年有过一次止损,亏了10万,但是这只是一个完整策略里的一环,毕竟2015年靠一个成功信号赚了大几百万,后面一个失败信号亏一点也很正常。所以,如果这次企业债上合计亏6万块钱,那确实可以算是这些年里最重大的损失了。

下面说为什么要放弃企业债。

愿意做企业债最核心的理由其实就是小额刚兑,有它在,这个游戏就是低风险高收益。

那么为什么现在不指望小额刚兑了呢?有两个理由。

第一是今年一月中旬发布了一个文件《金融机构债权人委员会工作规程》,根据这个文件,企业违约会由大债主牵头成立债委会,这个债委会是在违约后到破产前这段时间有效,用来商量怎么还钱的,里面没有提到个人,也没有提到什么小额债权人,只提到持有份额2/3以上的人表决通过,就能通过各种议案,所以个人在其中根本没有话语权。

如果进入破产流程,那么还有另外一个债委会,用来商量破产清算的。破产法里倒是有提到,必要时可以成立小额债权人组。但是现在的情况是,大家都不希望破产清算,最好能通过前一个债委会把还钱方案谈妥,而这里没有个人什么事,估计也不会特别优待个人。

现在华夏的这个债委会的冤大头是工行和平安,债委会根本不愿意搭理个人。个人能做的就是一哭二闹三上吊,找各方面哭诉自己拿不回钱,指望相关部门出于维稳考虑,可能会特别安排处理。

第二是我之前在了解小额刚兑案例的时候,都是基于文字。我看到的是某某债什么时候违约,什么时候兑付,兑付划线标准是多少,我对于里面的过程没有感受。这次华夏债违约了,我也加了个人户的群,了解到很多其他债的故事。有的人为了讨债几年里多次长途跋涉,有的人参与了几百人去政府门口“散步”的活动,有遇到态度好的企业请讨债人吃饭,也有遇到态度不好的请警察维持秩序。有一天,群里正在商量一起去北京“旅游”,去不了的可以捐款凑路费,之后就有多名群友陆续表示接到了当地警察叔叔的电话,提醒他们不要去,不要闹事。也就是说,小小一个刚成立的微信群,已经被监控了,维稳的任务已经下达到了全国各地的公安部门。

我觉得做企业债的这几个月里,遇到了很多坏人。企业不还钱是坏人,评级机构拿好处费就可以瞎评3A,也是坏人,交易所一听说可能要违约,赶紧停牌免得更多人买入后面麻烦,看起来对场外是好人,但是对已经持有的散户就没有了交易权,也是坏人,还有微信和公安监控聊天记录,也是坏人。

然而,仔细想想为什么突然遇到这么多坏人,恐怕是因为自己也在做坏事。指望同债不同权的小额刚兑,指望维稳的惯例,这本来就不是君子所为。

所以我决定放弃企业债了,想要远离坏人,自己先做个好人。

2
说点什么

CSCO11530581

“想要远离坏人,自己先做个好人。”

投股票也是一样,以后我可能会把企业文化、领导人价值观这些看得更重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