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这两家公司公布了2020年Q4的财报(apple称为2021Q1),做一下记录。

苹果2020年经常性利润640亿,目前市值23000亿,pe=36

脸书2020年经常性利润282亿,目前市值7800亿,pe=28

苹果目前股东回报,不考虑估值变动,大约是回购4-5%+分红0.5%+成长5-10%=9.5%-15.5%

脸书目前股东回报,不考虑估值变动,大约是回购0%+分红0%+成长10-20%=10%-20%

脸书不分红这个很明确,为什么大笔回购,而回购贡献是0呢,因为它一边回购一边发出股票,总股本今年比去年居然还略微增加了。当然苹果也有发期权,但是回购实在太多,一年里股本显著减少了4%。

目前看脸书相对便宜一点,但是苹果的下限回报更扎实,因为大约有5%的分红+回购,这部分回报与市场价格高低无关,甚至市场不好的话,回购还能多提供点回报。苹果的“现金中性”是列入长期规划的,也就是达到净现金为0。目前苹果净现金840亿,最新的单季回购240亿,如果按这个水平计算,全年回购960亿,分红需要144亿,合计1100亿,自由现金流大约800亿。800-1100=-300,也就是大约两到三年后可以让目前840亿的净现金到0,达成现金中立目标。这也是苹果的一个隐忧,如果届时降低回购,回购带来的回报下降,公司增速也下降,那么pe可能无法维持在现在这个较高水平。所以如果保守考虑估值变动的话,我预期现价脸书可能有10-20%的回报,苹果大概就5%-10%。

目前我的组合里持有苹果5%,脸书3%。(考虑到bkr有20%是苹果,我还持有7.5%的brk,因此实际上苹果是6.5%)


补充:【回顾三年多之前的期权交易】

2017年11月6日苹果股价,174.25

我当时持有1100股苹果,卖出了11份(等于1100股)2020年1月17日到期的,价格为250的call

当时的想法是,长期持股,卖出远期的call,如果股价涨幅比较小,那么期权金增收,如果股价涨幅大,那么会损失一部分涨幅,但是也会有满意的回报。

计算如果两年时间里有250/174=44%,还有分红,算起来接近50%的收益,很满意了。

后来,2018年5月的时候,取消了这个持股卖call的增收策略

取消正股期权策略

当时文中说的是:

取消期权策略,虽然看起来每年少了一些收入,但是我觉得可能也是好事,至少不用担心因为股价大涨而被指派卖出正股,这样长期来看,更能确保分享到公司经营和成长的收益。

但是当时取消期权,也有运气因素,因为转走了股票,账户保证金吃紧了。

后面的情况大家也都看到了:

到期日,2020年1月17日,苹果股价,318.74

今天,2021年1月29日,苹果股价,137(对应拆股前137*4=548)

现在回头看,我当时为了赚这6.8(期权金),承担的风险是548-250(现价-合约价格)=298

真的是高风险低回报,还好当时早早平掉了期权…这是回头看当时期权操作的第一个体会。

第二个体会是,我当时根本没想到174的价格能在三年后乘以3,变成548,大大超出了我当时的预期。现在回头看,我关于公司的成长预期并没有太大错误,苹果过去三年净利润也就增长了三成,但是我当时确实低估了回购的力量,还有最主要是想不到市场的估值水平可以从1x,飙升到接近40

第三个体会是好公司不用逃顶,但是要认识到它的好,还是要功力的,2017年说说也是买好公司,但是会去动期权的心思,显然是功力未到,对于“好”懂得有限。

3
说点什么

厚雪长坡

每股派息0.205 $, 按照今天的收盘价算,0.205/137.09=0.14%, 这样计算是否正确?

每季度派息一次,一年四次

匿名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