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半个月的工作如下:

1清仓了可转债。去年底到今年初一共申购持有了三十多万市值,后面就一直持有,最后清仓时候盈利七千多,大约一年时间+2%。清仓不是看空转债,而是觉得不该参与转债申购和平摊持有。说不参与申购是因为为了一点小利,搞得太烦。不平摊持有,是因为我更愿意集中持有自己看好的债券。

2将持有的恒指指数基金513660和标普指数基金513500,用境外账户的指数期权代替了。具体来说,恒指我用3500的价格买了一份2022年底到期的,行权价格为25600的call,合约价值113万人民币。标普我用295的价格买了一份2020年底到期的,行权价格为2600的call,合约价值180万rmb。相关思考见:《用指数期权代替QDII指数基金》

3决定从明年开始不再追踪价投策略的盈亏。实际上钱分成两部分,一部分是趋势和做空策略,这些都是投机,我追踪日常波动,没毛病,继续关心。另一部分是价投策略,关心短期市值的波动,有毛病,所以不做了,不去关心。我把价投组合看成是一份年薪70万的工作,相关思考见:《年薪70万》

4分析2018年交易数据,盈亏归类归因。相关思考见:《各个策略的盈亏和评价》。这篇还有些错误,年底会重写。

 

说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