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半月主要交易就是趋势策略入场。

另外注意到人民币期货的升水回到了年化2.4%(去年底是5%),我现在在ib还有20万美金的负债,借款年化利率是2.41%,如果用期货对冲usd/cnh升值带给负债不利因素,则借款成本是4.81%,考虑交易成本和美元潜在的加息可能,期货对冲下的实际借款成本应该在年化5%-5.2%。我觉得现在再去开仓期货对冲应该是合适的,长期来看我不希望去猜汇率,所以一直希望把借款的汇率风险对冲掉(只是针对借款,个人人民币资产的贬值风险不予考虑,因为我生活在中国,消费在中国,而且对外购买力要下降,大家都下降,不想,也没能力从中获利),只是去年底cnh贬值预期实在太强了,因此这半年裸奔,没有对冲。这半年来人民币升值2.4%,同时期货升水降低了2.6%,如果当时我还坚持对冲20万美元,那么到现在额外损失是5%,一万美元。今天挂单多明年底的cnh期货,没成交,下周再挂。

如果在ib能一直做到对冲汇率风险后,5%的借款利息,那在我看来是很不错的,我可以把钱放在国内陆金所拿8%的利息,这样借得越多越划算。但是实际上不可能借很多,首先是负债水平太高的话容易被波动打爆,我希望杠杆比例不超过1.5,其次是现在外汇管制越来越严,钱进出都困难,最后是陆金所也有风险。虽然这些小处又麻烦又有风险,做对赚得也不多,但是我还是要告诉自己能抠一点是一点。买到并长期拿住大牛股,或者满仓过大牛市,这种是伟大的胜利,要能力也要运气,如果把全部期望寄托在这些上面,一旦长期不来,压力会越来越大。

总结上半年的话,没什么特别好的发挥,也没什么大的失误。关于地产股,我是一点都没碰,倒不是看衰地产或者完全不懂,主要是觉得,计算家庭总资产,房产比例已经很高了,把金融资产再买地产股有点孤注一掷的感觉,我估计之前地产股长期低迷跟很多投资者抱有我类似的心态也有关,在这种心态下决策实际上是不理智的,不再是客观的分析胜率赔率,而是想不想敢不敢的问题了。作为对照,雪球上不少大神有客观的分析并实际做了,很是佩服。

6月本来说要减持一些的,最终持股并没有过激的走势,反而有些股票还由于短期利空下跌了,所以没有做减持。下半年也没有什么大的想法,市场没有大的变故的话就是稳稳过完一年,还可能落后指数一些。

说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