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减持苹果

苹果的市值比我的估值高了一倍,关于要不要减持,我最近有些犹豫。

减持的理由:市值比估值高一倍,意味着心理资产只能计入一半,最近多家公司大幅上涨,导致总资产角度市值记账和心理资产记账的差额已经有700万,接近30%。当时做心理帐的时候,主要考虑的是持股至少应该值多少的问题,对于什么时候卖出和减持,想并不够全面。当时想的是市值高过估值一倍考虑减持,但是减持多少并没确定。

不减持的理由:我的估值本来就是偏保守的,再加上美国今年利率下降很多,对股票估值是有提振的,从这个角度,我应该调高自己的估值倍数,这样也就不会处罚减持条件。

最终我还是决定减持30%,并且维持自己保守的估值,并不因为利率下降而将其调高。理由是,第一,利率我是没法预测的,这次利率降了我把估值调高,任何调高估值的行为我认为都是不保守的,即使看起来是实事求是的,但是我也不想做。反之,如果因为利率大幅上升,需要我考虑调低估值,那我估计会做的,因为这是保守的一面。第二,如果我一直不对市值高于估值的公司做处理,那么市值记账的总资产相对心理资产就会越来越高,我估计这也会带来焦虑。(最近不是就在犹豫吗?如果一个个都涨上去而不卖,到时候就不是犹豫是焦虑了)

已经挂单卖出30%持股,还没成交,下的是长期有效的限价单。

出于好奇,查了一下历史账目,苹果目前有1158股,最早是2017年开始买的,中间有过增减,有一段时间还做过两次期权,再算上中间的分红,这1158股成本是114.4美元,盈利37万美元。又查了一下老巴的苹果成本,是139美元,扣掉历年股息,应该在125以上。

另外,依据上述考虑,下一个需要减持的可能就是腾讯了。不过腾讯二季度业绩会很好,利润提高,估值倍数不变,我的估值上升,相对市值的折让就小了,应该还能坚持一段时间(不减持)。

二、心理账的一些细节修正

修正1,fb的估值pe调低10%,从20到18,理由是成本上升太多(包括各种诉讼和罚款、员工数量和工资、发放期权的数量),这些都不是一次性的(包括罚款看来以后还会有),拉低了长期赚钱能力。

修正2:对茅台、苹果、伯克希尔、格力四家现金比较多的公司修正了估值算法(以前只对brk这么计算,因为现金占市值的比例最显著)。先保守估计公司有多少现金是运营用不到的(比如bkr,我认为多余现金是500亿,而不是财报的1200亿),再估算这部分资金带来了多少利润(利息),我的估值=(一年能赚的钱-多余现金的利息收入)*估值pe+多余现金。这么估值是因为,如果我用某个市值全资收购了公司,账上又可以提出一部分不影响经营的现金,那么我收购付出的实际估值就是:(付出的钱-提出的现金)/(每年能赚的钱-提出的这部分现金每年产生的收益)。


2020年8月22日补充:

439.35卖出358

492.151卖出200

目前还有持股800股,成本价负205.4

准备530和560再各卖出200股,到600全部卖完算了


2020年9月3日补充:

132.4卖出800,相当于拆股前的股价529.6

所以一共卖了三次,平均卖出价119.27

原先的1158股还有400股,也就是拆股后的1600股,减持了65%的股份

今天一觉醒来苹果跌了11.5%,现价116.8

fb也卖了200股,卖在302,现价285.6


2020年9月22日补充:

文中关于对于有大量现金的公司估值的修正,现在认为有问题。

“这么估值是因为,如果我用某个市值全资收购了公司,账上又可以提出一部分不影响经营的现金,那么我收购付出的实际估值就是:(付出的钱-提出的现金)/(每年能赚的钱-提出的这部分现金每年产生的收益)。”

实际上有些公司即使你收购了,也不可能把账上的现金提出来的。

比如茅台,最近公告,要准备买债,集团发行的债券,用来收购贵州高速的。

换句话说,茅台的历年结余现金并不能以某种形式返还给投资人,即使你全资收购,也必须要承担起国企责任,帮助地方脱困。

所以,对于这类公司,现金不能在市值的基础上减扣。

目前看来能减扣的,一个是苹果,一个是brk,苹果是一直大额回购注销,brk是专注于长期回报,历史证明了,钱有合适的机会就会变成资产。

5
说点什么

阿白

我感觉今年的苹果新手机会大卖

可能是哦,5g换机+疫情影响更需要玩手机+美国撒钱,好多穷人都能领600美元/周,我要是能领钱,先把手机买了…

阿白

哈哈因为我这个万能安卓今年也打算换苹果了😂

张航

好生意好是稀缺的,以相对合理、便宜的价格买入很难得。长期持有比做波段可能更好

投资是面向未来的,你现在拿不拿,和你什么价格买的没关系,只和现在的回报是不是吸引人有关系。(老巴盈利要缴税有点关系)好公司通常发展会超预期,但是出于保守,我不能将其作为理所当然,估值高了我还是要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