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茅台,我总是想写点什么,但是每次都写不出来,因为任何文字和下面两句话放在一起,都显得太苍白无力了。

有智思有财:“茅台是一个即使面前有一百条路,九十九条都能通向成功的企业。”

有智思有财:“市场没有能力高估茅台。”

每次都是写写删删,不如饶了自己吧,干脆存一些有智思有财的语录吧。

只要茅台酒的酒质没问题,我就不会放弃这个投资标的。

对其他企业而言,卖出去的货才是业绩;而对茅台而言,产出来的酒就是业绩。

茅台这种公司的特点就是1000种经营方式,999种都必将导致你成功,包括那种被别人称为‘盲目扩张’的东西,对茅台而言不过是小马过河的故事。

‘伟大公司’就是那些不需要卖,也卖不出去的公司。为什么?因为‘伟大的公司’,就是这么定义的!它就是那只‘会下金蛋的母鸡’,那棵会长到天上去的树。那它会不会有一天不会下蛋了?当然会,但那时它的名字,就叫作‘不会下蛋的母鸡’了。但,只要是它长到地方,那就一定,还不是天!所以当你找到这样一家公司时,至少它要还能再‘伟大’个十几二十年的。那么只有两种可能性:一种是你找对了,那么显然,这个市场是没有能力给这样的‘会长到天上去的树’估值的,他们的称,只是用来称肉用鸡的。所以你不用去算,市场会自动给它以足够的安全边际的。还有一种可能性就是你找错了。那么,这个错误,就绝不是1000和1005的差别,也不是百分之几十的安全边际可以补救的。那么所谓的‘安全边际’难道就是给自己的错误,预留的借口和退路吗?我对老巴的这个回答,完全无法满意。这就好比说我从古玩市场,买了个汉武帝的御批,‘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卖家要1万,我划到250块钱拿回家,于是就安全了?所以对于一个长期投资者而言,安全边际这东西,很像上飞机前买的一份巨额保险,如果安全着陆了,它又有什么用呢?如果上的是MH370(马航),那它又有什么用呢?

对于长期而言,只要茅台酒的品质不出现问题其他都是小问题。所以只要茅台酒的酒质没问题,我就不会放弃这个投资标的。
短期而言,茅台目前的问题就是管理层太过聪明,以至于本应是一群好好产酒卖酒的人,如今却有了太多诉求。目前茅台所采取的不合理的限价和花式限购政策不仅对茅台销售体系及购买结构造成了极大的伤害,也严重干扰了市场价格信号的传递功能,使市场机制无法正常运行。
茅台至少在两点上不同于房子,首先它不是生活必需品,不带有公共物品属性,所以没有必要去干预它的市场价格,其次一瓶茅台酒脱离正常销售渠道后,被反复交易是完全没有阻碍和无法被监控的。即使被炒个250手,也不需要任何房屋过户手续。这样一来,不合理的限价和花式限购政策下的价格双轨制就给炒手提供了足够的方便和空间。
肯于支付1499元甚至更高的对价消费一斤茅台酒的人,是注重生活品质和享受人生的人。让这样的人,大汗淋漓地排上三个多小时的队,获得500ML的口粮,是不可想象的。茅台目前基于扶贫式思维的不合理的限价和花式限购政策放弃的是喜欢喝茅台的真正消费者,选择的却是喜欢排队、擅长排队的人群。让消费者和黄牛比拼谁更擅长排队,消费者只能败下阵来,这无疑可以达到对黄牛精准投放的目的,尽管能解决大量社会闲散人员就业问题,却为茅台的发展带来重大隐患,可谓得不偿失。此外,由于茅台的不合理的限价和花式限购政策使得所有正规销售渠道均无法按照市场价格销售茅台酒,有权力以市场价格销售茅台酒的就只有黄牛。而茅台的真正消费者却又是无法承受假酒的风险的。经过反复转手,反复拆箱重组后的茅台酒,即使是对最有经验的消费者而言,鉴别真假也是一件极为头痛的事情。如果要立即开瓶品尝,这无异于被强迫消费半成品。这是对越陈越香的茅台酒的一种价值毁灭。于是,在这场对购买者的二次甄别中,消费者再次败下阵来。然而茅台酒却从来不缺少另一个购买群体,他们不仅不在意茅台酒的真假,甚至对茅台酒的价格也有着比消费者更高的承受力。如果说很久以前,茅台酒是“买的人不喝,喝的人不买”,那么现在的情况则是“买的人不喝,喝的人买不到”。如今的茅台酒是拿来排队、炒作和送礼的,不是拿来喝的。这使得八项规定以来,坚苦努力才得以改善的茅台酒消费结构,再次走向恶化。
把真正的消费者挤出市场!如果可以用这样的手段抑制价格,何必往瓶子里装酒呢?直接卖瓶子,一切问题就都解决了。
近一年多来,在茅台酒厂不懈的努力下,茅台酒终端价格不断走高,这样一来,价格双轨制就可以不停地吸引对茅台酒消费毫无兴趣,却极其擅长排队的群体进入茅台销售体系,挤占可供消费份额,却产生了大量不稳定库存。茅台酒厂把大量的茅台酒,精准投放给黄牛之后,市场的价格信号完全错乱了,在这种情况下,没有人有能力搞清市场的真实情况,这严重干扰了买卖双方的判断,必将威胁到酒厂经营策略的制订和消费者的预期。在黄牛群体排队囤积茅台酒的同时,无论茅台酒厂的这一行为的真实目的是否是为了与消费者一刀两断,消费者都会渐渐产生这种感觉。一旦消费者集体放弃希望,仅靠黄牛囤积推高的价格又能维持多久呢?如果换作其他产品,仅这一点,就足以致命!好在这是茅台,是那个最经得起折腾的茅台。
持有茅台股票十几年了,喝茅台酒的时间就更长了。期间经历了几位掌门人。这几位领导尽管性格不同,能力更是参差不齐,但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都很注重茅台酒的质量。而茅台又是一个即使面前有一百条路,九十九条都能通向成功的企业。所以,只要是坚守质量,其他的,哪怕是那些对绝大多数企业而言致命的错误,对茅台而言,也不过是一个小的挫折罢了。而作为茅台的股东,哪怕是像我这样小得不能再小的“微股东”,只要茅台不在质量上出现颠覆性错误,我的“微股东”的“任期”必将超过茅台任何一位董事长。我有什么不能坚持的呢?

两年时间过去了,茅台的董事长都已经换了,但茅台酒厂对黄牛的精准投放,不仅完全没有收敛,反而变本加厉了。管中窥豹,"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以此为主基调的改革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我能写的恐怕就是自己投资茅台的一些流水账了。

我从2016年开始由投机逐步转向股票投资。2016年11月是第一次买入茅台,是当时好几个股票都买了100股作为观察。

2017年10月的买入,是当时理解了自由现金流折现的思想,突然就觉得茅台这类坡长雪厚的企业很便宜。

2018年下半年的买入,是因为我怕新学投资步子太大,所以当时有一个规定,规定用来投资股票的资金比例不能超过总资金的一个百分比,最初是20%,这个比例要逐年慢慢提高,每年增加一些额度。到了2018年下半年,因为下跌比较多,把当年和次年的额度都用了。虽然下半年茅台跌的比较多,但是我也没有盯着茅台买,因为当时还有一个规定,看好的四个公司,每个不许超过总资金的10%,而且要买和卖的话,都要均分资金到几个公司,这么规定是为了保证在水平很低的情况下,有一定的分散程度,避免因为一个公司跌多了,但是又主观看好,最后拆东墙补西墙,补进去把钱全亏完了。2018年底茅台持股市值180万,占总资金10%多一点。

2019年3月的买入,是因为我放弃了趋势跟踪策略,空出来一大笔资金,当时也不是只买茅台,而是几个看好的公司均分同时购买。11月的卖出,是因为投资总账连续赚了好几年,当时现金比例也比较低,为了图个安心,几个股票包括茅台各减了20%。2019年的一买一卖等于是做了个差价,长期持股还是2018年底的那些。

2020年没动过。

2021年年初,感觉这个价格再拿下去风报比不划算了,就在2400卖了一大半。最近茅台跌了一些,我又买回来了。总市值和2400时候差不多,股数多了1000股。

茅台的投资,大概就是这么个过程,2017年-2018年买入,买了当时资金的10%,另外2019年和2021年做了两次差价(前者是先买后卖,后者是先卖后买)。10%的持股+两次差价一共540万收益,持股贡献了其中大概380万,占七成,差价贡献了160万收益,占三成。

从投入茅台的资金来计算,irr非常高,是成功的投资。但是从整体来看,由于自己开悟晚,而且基于初学的谨慎设置了多种限制,在2018年底20pe的茅台上仅投入了10%的资金,确实有些遗憾。

今年2月卖掉一大半茅台以后,我买了一些国债,又买了一些长江电力,短期的走势看,我是规避了一些回撤,但是我心里并不安宁,我越想越觉得,从长期看,和其他现有的持股相比,持有茅台是更加保守的选择,所以这次买回来以后,我应该不会再卖了。2018年20pe把持股限制在10%,是当时我觉得保守的做法。现在40pe下持股25%,是现在我认为保守的做法。这两者并不矛盾,我觉得现在是更保守的,以前留钱分散买过一些指数和地产股,留钱做投机和趋势跟踪,现在看来都比不上持有茅台这个生意。

为什么说持有茅台保守呢?因为每个公司的未来其实都有无数种可能,基于一种或者少数几种可能去估值,不管用pe、pb、peg、dcf都可能相差甚远。给个价格折扣作为所谓的安全边际也是不对的,因为你没法避免它或多或少的一些极差的结果存在的可能。真实的未来只有一个,如果结果落在极差的那里,那么一点折扣能算安全吗?我又不是巴菲特,可以买下企业,可以把无数种可能变成我算得过帐来的那一种可能。对我来说,要么选择拿着茅台这样的,前面一百条路,九十九条都能通向成功的企业。要么就充分分散到指数,或许也是个办法。

 

 

 

 

 

 

说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