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息增长三分,+1.2%,利润增长0.6%,105.06亿港币。

昨天公司公布2019年业绩,今天跌了12%,可能是受欧美股灾影响,也可能是最近非美货币跌得比较厉害,我不太明白。

汇率对长江基建的影响,我自己琢磨了一下,觉得可从从两个角度来看:

第一,从利润角度。

从利润角度看,长江基建由于是公共事业公司,利润大致能预期,账上的各个货币的现金资产也可以大致确定,所以对这部分公司每年都会做汇率对冲。

也就是英镑、澳元、加元升值,对冲的衍生品就亏,如贬值,则衍生品赚。

所以即使某一年汇率大幅波动,但是每年利润和分红是不容易受影响的。看“综合收益表”,就从利润角度看。

 

第二,从资产/负债角度。

从资产/负债角度,长江基建持有全球资产,主要在英国、澳大利亚、加拿大。持有的电能实业也是全球投资公共事业。

底层资产主要是非美货币计价的。它在哪里投资,就用当地的货币负债,那么负债能够减少一部分同种货币的资产的汇率敞口。

不过净资产看的话肯定还是很大的汇率敞口,如果非美货币大跌,那么净资产以港币计价肯定就贬值了。财报中的“综合全面收益表”,就是从资产/负债角度看。

财报里关于外币波动,公司是这么说的,每年都一样。

财报中的外汇变动敏感性分析(2018):

财报中的外汇衍生品明细(2018):

可以看到汇率变动对利润基本没有影响,对资产负债视角的综合全面收益是有影响的,敏感性分析可以看到,非美走弱5%,则综合全面收益减少大约25亿港币。

简单推测,假设2020年非美整体贬值20%,则综合全面收益减少100亿港币。由于综合综合全面收益是从资产负债角度考虑的,它减少100亿港币,我觉得也可以认为公司价值减少100亿港币,市值理论上应当减少100亿港币。(不知道这么想对不对。)公司市值大约是1000亿港币,净资大约是1200亿港币,100亿港币大约是10%的市值或者净资产。也就是说非美整体贬值20%,公司价值减少10%,可以大致认为公司价值的一半做了对冲,是美元资产,另一半是非美资产。财报中汇率对冲的合约金额是600亿港币,也差不多是市值和净资产的一半。

根据上面分析,如果从人民币投资者角度看,就是我有100人民币,50元买了10%利息的美元债券,50元买了10%利息的非美币种的债券,从这些年的情况看,人民币兑美元贬值,人民币兑非美货币升值,比如2015年底到现在,人民币兑美元贬值大约10%,人民币兑英镑升值大约15%,那么投资美元债的这50元汇率收益5元,投资英镑债(假设非美全是英镑)的这50元汇率损失7.5元,最终我汇率损失2.5元,2.5%。其实也就是如果汇率强度上 美元》非美》人民币,那我汇率受益程度在美元和非美之间,如果汇率强度上 美元》人民币》非美,那么我汇率损益不确定,更接近美元就受损,更接近非美就受益。(注意不是非美兑美元贬值我就一定受损)。如果人民币》美元》非美,则肯定受损,程度在美元和非美之间。结论比较复杂,也没办法,情况就是这么复杂。

说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