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息增长三分,+1.2%,利润增长0.6%,105.06亿港币。

昨天公司公布2019年业绩,今天跌了12%,可能是受欧美股灾影响,也可能是最近非美货币跌得比较厉害,我不太明白。

汇率对长江基建的影响,我自己琢磨了一下,觉得可从从三个方面来分析:

1收入

因为公共事业每年收的钱可预期性强,这部分可以做外汇对冲

2外币负债

长建的外国资产都配置了当地货币的负债,可以减少汇率敞口,这部分负债的变动也是可预期的,那么外币负债也可以做外汇对冲。

3运营资产

虽然当地货币减少了汇率敞口,但是运营资产肯定是大于负债的,所以不管怎么说,长建持有的还是外国资产。运营资产-币负债,大致就是真正的汇率敞口,这部分是不做外汇对冲的。

财报中有一项外汇变动敏感性分析,注意这只是在分析汇率对货币性资产负债的影响,并没有考虑运营资产。我认为针对的主要是上述的2。

 

财报中的外汇变动敏感性分析(2018):

要分析汇率对长江基建的影响,应该看的是綜合權益變動表:

綜合權益變動表(2018,2019)

 

图上框起来的部分应,我认为大致和上述分析里的123对应,也是现金流对冲对应收入,有效净额对冲对应外币负债,财报汇兑差额对应运营资本。现金流对冲+有效净额对冲,减少了部分汇率影响,没对冲掉的,就在财报汇兑差额里了。

下面我整理了近三年綜合權益變動表中汇率相关的栏目(单位:百万港币),以及近三年主要汇率兑港币的波动。

长江基建国外资产主要货币是英镑、澳元、欧元、加元。从表中可以看出,这些外币涨,则对外币负债的对冲亏,运营资产在汇率上赚。外币跌,则对外币负债的对冲赚,运营资产在汇率上亏,但是经过对冲以后汇率的影响并不大。综合看这三年,假设英澳欧加平均算兑港币涨了5%,汇率影响也就6亿港币,现在长建市值约1000亿港币,利润约100亿,不是主要问题。

 

 

 

说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