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假期间利用外汇市场对冲国内期货风险

周泓091009

(此文以时间为索引,记叙了09年国庆期间,利用外汇市场来对冲国内期货风险的尝试,虽然结果不成功,但是感觉值得总结)

090828:

 

史上最长的国情休假


对照一下美国今年的休市日
国庆将有6个交易日和国际脱轨!怎么办好呢…?

090908:

国庆持仓有6个交易日与国际脱节,风险失控的情况十分严重。我在想,能不能利用外汇账户变相来控制风险呢?之前开过一个外汇账户,可以交易的品种有多数外汇货币对,以及主要国家股指、黄金、美国几个比较大的公司。现在想来,其中和商品的相关系数比较高的还是美元指数了,体现在货币对上,USD/CHF可能走得和美指比较像。

090928:


上图中橙色标记的品种,距离反手位置大约有两个停板的裕量。如果后面两天没有大的波动,就持仓过节了。
剔除那三个之后,剩余品种的数据如下:
持仓    实际持仓    价值(万)
ro    S    3.7
fu    S    3.7
sr    S    4.5
al    B    7.3
c    B    8.5
多头    空头    净多头
15.8     11.9     3.9
这里只是简单地按实际价值计算,没有考虑波动性。多空对持很不错,也不想减仓了。
打算类似上面的计算,在30号后盘后再算一下,把净多(空)头的量算出来,然后在外汇账户里做多(空)两倍量的USD/CHF。
诸位认为是否可行?有哪些问题?

090929:

chrismars

博弈君打算空/多USD/CHF的原因是基于做空/多美元么?
就如同正股+认沽/购期权的对冲手法?
如果是这样的话可能会存在很大的隐患,毕竟U/C不是美元指数;
即使是美元指数,也不一定会在短期内和商品期货走出相反走势。
如果是长期来对冲,完全没有问题;如果是短期行为,风险可能会很大,至少不确定性非常大。

博弈

逻辑上,这里有三个环节了,一个是u/c=(k1)*usd index,另一个是usd index=(k2)*futures,第三个是gobal futures market=(k3)*china futures market
最终u/c=k1*k2*k3*china futures market,而k1 k2 k3短期的数值随机性又很大…可行性的确值得质疑

chrismars

恩………………………………
k1*k2可以合并,这样省去一个步骤,效率提高一些;
k3是没有办法的,或者说,问题的核心我觉得应该会是出现在这里。

博弈

k1我觉得变化最小
k2短期里是正是负都难说…只能说负的可能性比较大,至于具体数值也很难判断
k3基本是正的,但是数值又很不确定
我愿意承担一定的额外风险,作为不用变动持仓的代价。因此,一定范围的不确定性还是愿意接受的。
现在毛估估,三个乘起来(-0.2,-0.5)之间的可能比较大吧,就是说要交易 期货多空量差 2-5倍的u/c。
取2倍,应该、大概、可能是相当于部分套保,那么额外还需要再损失一些。汗…

091009:

今日操作:
1多橡胶
2平豆粕
3平外汇对冲单,亏损391美金,折合约2700元
未完成交易
1多豆粕
2多菜油
3空糖
今天居然留了三个橙色警告,可谓空前。收盘遇到点事,来不及操作了,只好下周一开盘修正吧。

总结:

关于国庆在外汇上的对冲应该说结果是失败的,理想的情况应该是:部分期货持仓需要反手,且超出常规幅度很大,超出部分的定义为超额亏损,其数值和外汇上的盈利相抵。实际情况是超额亏损大约是1100,外汇上没有盈利反而亏损了2600。因此结果是失败的。但是这个失败是由于小概率的偶然事件造成的,还是由于策略自身的错误造成的呢?我认为是策略本身有问题。首先是在我衡量需要对冲风险的量的时候,是按货物实际价值进行的。这样虽然简单,但是离真实波动太远。第二,持仓品种与美元指数的相关性采用了统一的预估,这样也是图简单,但实际上与客观实际相差比较大,如果分别进行了历史相关性检验,虽然结果仍有随机性,比如糖和美元指数在国庆期间就显示了正相关(都跌),但我至少可以知道自己是在做大概率事件。第三,我采取的策略是单次开平仓对冲,过程中间没有任何处理,这样,当预期相关性失效,风险由对冲变为叠加的时候,没有处理的对策。经过这次实践,我认为依靠外汇账户对冲长假风险有其可行性,至少它可以预防了崩溃型的死亡风险,但是面对幅度不大的常规波动,想要做的比较到位还是难度很大。这个难度是一项成本A,趋势系统无法保持连续在市是另一项成本B,如果过年那会,我还是觉得A>B,那么我就放弃对冲,老老实实的减仓或者空仓吧。

说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