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扭曲抽象的认识

周泓091009

1认识是抽象的

      (1)事物在人脑中的映像不是客观世界本身,认识是对客观世界某事物的不同程度的抽象。

      (2)抽象认识必然是有遗漏的、不完整的。高级别的抽象越是提炼事物的共性,遗漏的细节越多。

      (3)抽象认识必然是有时效性的,因为世界是永恒发展的。正确的认识如果没有更新和修正,将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失效。

      (4)不同的活动需要不同抽象级别的认识,调用认识的抽象级别与活动不匹配将阻碍活动进行。

2认识是扭曲的

      (1)三个原因

      如果说抽象的问题是遗漏,那么扭曲的问题就是错误。好比照哈哈镜,能看出这是一个人,但是对于身高、三围的认识就是错误的。认识的扭曲的主要原因有三点:首先就是长期的教育和学习中形成了某些认识上的定势,使得认识和客观脱节(就好像事实先映在一面哈哈镜上,然后才被人看到);另一个潜伏很深,但是影响也很大的原因就是,某些事实本身就是在错误认识指导下的错误行为产生的,如果看不透背后的线索,那就只能被曲解。最后,人的价值观和情绪会干扰认识过程,符合价值取向和情绪需要的事实会被人为放大,不符合的回收到抑制。

      (2)二元论和哈哈镜

      这三点中最具杀伤性的就是第一条,后面两条至少有时还可能通过自省来发现,但是一旦被装上了“哈哈镜”,极难自己注意到。

      古典逻辑学(亚里士多德学派)的一个基本假设就是:A只能是或者不是B。这就是二元论的两种基本状态。比如,是苹果就不是香蕉,是小猫就不是小狗。

      对绝大多数低级抽象概念来说,是或不是的两个集合可以清楚区分事物的归属,但是对高级抽象概念来说,二元论就显得苍白无力、甚至可笑了。

      高级抽象概念是对于低级抽象概念的提炼、归纳。它的本质就是模糊的。比如“风险”造成损失的原因千变万化,损失的程度和可能性又各有不同,但是我们把它高度抽象成风险一词。在风险这个高级抽象概念中,只有度的差别,而没有本质的区分。可见,对于高级抽象概念,把二元论作为评价体系是不合理的。“是风险”或“不是风险的说法不恰当”,风险大或风险小的说法则是恰当的。

      二元论是如此根深蒂固。二元逻辑的最大优势就在于快速区分和判断低级抽象概念,这一优势被深入广泛地运用到了教育中。人刚一出生,最缺少的是各种具体的知识,而不是高级抽象的理性认识。因此,妈妈会教我们,这是“妈妈”,那是“爸爸”;应该这样,不该那样,诸如此类的许多东西。如果我们做对了,就会有奖励,做错了则会接受再教育。到了学校,老师会告诉我们新中国在1949年成立,12*12=144等等,然后通过考试来检验,如果我答建国是在1994年,自然就被判错。对于大多数人而言,教育只是一件究竟能够将多少数据归类整理并填入大脑的事情。二元论在这一过程中一直有极重要的地位,它同时被教育者和学习者用来检验对错。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需要来解决一些复杂的事情,它们需要的是对各种知识的理性认识,而非纯粹的堆积知识本身。这时,简单区分的二元论往往不再适用,而我们长期的习惯性判断模式仍然会自觉不自觉地调用二元逻辑。这就引申出了很多的问题。

      A.对于高级抽象概念套用二元逻辑

      比如提到成功,就下意识反应出成功还是不成功。其实,我们明知高级抽象概念是一个范围,是度的概念,可却偏偏不由自主地要从两个极端来考虑问题。如果一旦事态进展不顺利,那么“不成功”一词就反复涌上心头,造成极大的心理压力。极端情况下,会演变成抑郁症。

      B.偏爱确定性

      二元逻辑要么是,要么不是,没有度的概念,当它成为一种习惯性的思维模式之后,就成了人性的一部分。二元论我们用得顺手,因此思维连贯,心情舒畅。多值评估体系与习惯相悖,因此思维不顺畅,心情不佳,压力变大。

      复杂问题的评估中这种压力就产生了,当排解压力的方法不是在思维上承认多值评价,而是将问题重归二元逻辑,那就不可避免的与客观事实脱节,造成损失。

      例如股市中常见的“锁定利润”心态,锁定利润是一种操作手法,也可以说是一种风险控制手段,这并无不妥。但是有些人是这样的:起初减仓,降低风险,而后发现市场下跌了,那么就开始想“既然我已看空,为何还要持多?”于是全额卖出。这在一些书籍中这种行为被描述为人们偏爱确定性的表现,其实我觉得根源也在二元论。

      C.将高级抽象概念等同于具体事物本身

      比如提到“海洛因”,我们立即就会联想到“毒品”、“吸毒”、“贩毒”、“堕落”等词语,这就是一个逐步抽象的过程。海洛因本身只是化合物,不可能有邪恶堕落的属性,而人们常常在没有考虑其用途时就已经心生厌恶了。又比如“保证金”,它只是一项制度或是工具,但人们倾向于把它等同于“赌徒”、“贪婪”等概念。还有“优质而安全的公司的股票”与“优质而安全的股票”区别,这样的例子实在太多了。

      “牛市”是高级抽象的,而单个股票价格地持续上涨是具体的。如果认为牛市就等于手中的个股持续上涨。那就是将高级概念当成了具体事物本身。没有认识到个股只是有比较大的概率在牛市上涨,不涨也是很正常的,而不是什么违背规律的事。

      在《赚钱的概率》一文中,提到的心理落差就是这么类似这类问题产生的,接下来还会引发(1)的问题,可能会觉得自己失败的,方法是不能盈利的。

      上面提了这么多二元论,不禁让人想起了期货趋势交易中的平仓即反手行为,该怎么评价它呢?一旦理解了二元论的价值和局限性,就很自然地不会困惑了。如果把平仓即反手看成一种高级抽象的理念性的东西,那么它必然是不符合趋势发展的客观规律的。如果把它看作一项具体的控制对象的方法,那它就是很有价值的,因为二元论处理具体的东西最方便可靠了。事实上,交易系统同时使用仓位控制、分散、反手即平仓是各有分工的,仓位变化和分散使得理念达成,反手即平仓使得具体对象能够被方便地处理。远处看系统是多值的,近处细看则是二值的,这就很好。

      图3 认识的扭曲抽象

      言归正传,总结一下这一章的内容。本章介绍的观点是:认识是被扭曲抽象的。在扭曲的原因分析中用了较大的篇幅介绍二元论及其影响,一方面确实是因为它比较重要,另外,也希望读者本着多元评价的态度看待本文,文章由许许多多的观点和推理组成,其中有错误和遗漏那是必然的,如有发现,还望能直接指出。同时,也不要因为有错误就否定全文,毕竟这是讨论一些比较抽象的东西,不是讨论一只猫还是一条狗的具体问题。

说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