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受限的理性

周泓091009

      人会受到情绪、本能、价值观某种程度的无意识支配,这是无可辩驳的事实,所以人不是完全理性的。这里不考虑情绪、本能、价值观这些东西,单纯考虑在给出一个知识库的情况下,人是否能完全理性思考、推理、决策呢?我认为也是不能的。
      人的时间、精力、计算推理能力都是有限的,资源有限的情况下得到最优结果,这是一个规划问题。从这点上来说,总是把失败归咎于知识库不够大、没有及时采取行动的想法是错误的,没有一个好的认知体系以及推理能力,知识越多,在判断时检索到需要知识的时间越长。
      我们没有时间和精力权衡每一个选择,大多数时候,我们是使用启发式或心理捷径法来指导我们作决策的过程。而且,尽管有时候我们在做出某个特定选择时会权衡正反两个方面,但还是经常会冲动行事,不考虑行为可能付出的代价和成功的可能性。百货商店经理就是利用人类行为的这一特性来谋利,他们对某些商品进行降价(可能亏本销售)以吸引我们走进商店,进去后,我们可能会以高价买一些陈列较显眼的东西。
      前面提到了人通常采用启发式和心理捷径法来进行复杂的思考。心理学家对国际象棋大师的研究显示,大师之所以为大师,不是因为他们对各种可能性算得快,而是他们记住了大量的类似棋局,将一些知识“打包”模块化了,类似的还有顶级程序员的流程化、结构化等,这些就是启发式的思考。心理捷法指出,人进行复杂决策的时候,不是计算出每一种选择的结果进行比较,而是先对知识库进行筛选,不符合某些要求的知识会被排除在推理过程之外,常有这样的情况,就是明明选择有多项,但是我们有一前置的要求,结果也不用计算概率了反正就剩一种选择了。应该说,这样的思考机制是正确的,是正真可用于资源有限情况下进行复杂问题决策的方法,但是一旦使用这些方法,就与纯粹理性无缘了。而且,这也不是我们想不想这么用的问题,我们已经在用了,而且必须要用下去。否则,如果挠痒痒、举步走路,开口说话嘴要张多大这些行为也要列出种种可能性来决策的话,那就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大脑当机”啦。
受限的理性如何能做复杂决策?在能力不变的情况下,增加时间精力是可行的,专业化或者是合作是具体途径。在时间精力不变的情况下,增加能力是个人提高的最主要途径。能力的形成,一方面是需要大量的知识,然后还要将他们进行合理的组织,比如模块化、流程化。另一方面,如何高屋建瓴地抓住主要矛盾,这其实和哲学水平,思想深度有关。用两个中国的成语来说明这两者就是:见多识广和一通百通。这几乎是没有捷径的,要一通百通,也得先造出一座金字塔来。另外,充分利用计算机的计算能力,进行推理训练和实践也是很好的方法。
      关于推理训练和实践我想多说一点。心理学家的实验证明,人们在一些简单的推理上也存在障碍。被试对否定后件的正确率明显低于肯定前件,证明逆向思维是普遍欠缺的。另外关于否定前件和肯定后件的错误识别对大多数人来说也不是容易的事,但是研究显示,如果能适当的补充辅助语句或者遵循一定的思维模式,这类错误的概率将大幅降低,这证明逻辑思维是可以被训练提高的。为何要重视简单逻辑推理呢?因为很多复杂决策是多步的,前几步往往不用计算概率,后面的步骤才需要数字来比大小,那么一旦前几步的简单逻辑推理错误,那么给出再精确的数字也是徒劳的。


图四 受限理性决策

      本章主要强调了人的思维是资源受限的这一概念,在这样的情况下,人发展了合适的思维决策习惯。图四中,我把受限理性决策的结果称为认识取向而不是决策结果,为了表示复杂决策是一个多步的过程,行为可能是一个行为流,会被新的认识取向所左右。

说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