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张图是我2007年6月开始投资到现在的回撤情况。现在可能又将面临一个比较大的回撤,目前回撤来到-7.3%或170万。

前一次比较大的回撤是在2018年四季度,年底时候回撤到最高,大约回撤了12%或210万。

当时我持仓比例比较小,只有50-60%,现在有86%。我从2018年底总结中找到了当时的持仓明细,见下图:

 

2018年底持股明细:

2020年2月28日持股明细:

 

对比一下现在的持仓明细,可以看到现在的估值水平远比当时高,拿几个重仓股来看:

苹果,2018年底pe13,对比现在21。

茅台,23:32

腾讯,30:38

脸书,18:22

再看标普指数,2018年底pe17,对比现在大约是22。

平均来看估值水平的差异,现在对比2018年底,可能高了30%。现在我的持股市值比当时也高得多,市值大约有1900万。

假设这轮下跌跌到2018年底的估值水平,那么我在目前170万回撤的基础上,还要回撤1900*0.3=570万,可能最终回撤在570+170=740万或31%。

这个回撤水平大概让利润倒退回2017年9月的水平,见下图红圈位置:

我最高赚到1910万,回撤740万,那么剩下1170万,根据账本记录,这十几年总共日常花销掉刚好是170万,这样一算还有1000万赚,感觉还可以。

其实2018年底的时候,我也没觉得股市已经便宜得无可救药,没觉得绝对不可能再跌了。毕竟当时标普pe是17倍,历史上要到10以下可能是真到大底了,到那水平还得再跌40%。

那么来算算极端情况,假设从现在起,持股先跌30%,再跌40%,那1900万市值变成1900*0.7*0.6=800万,还要亏1100万。

极端情况下,合计回撤1100+170=1270万或(54%),总资金剩下1100万,持股800万。累计盈利缩水到1910-1270=640万,大约是图上绿圈2015年牛市顶峰的位置。

到那时候,我有什么呢?有1100万资产,其中股票800万,现金300万,持股的平均市盈率应该7倍左右,看起来也还过得下去。

算了这么多,我只是想对回撤的幅度心里有个数,这个数固然重要,但是更重要的是持股的质量。

怕就怕跌下来以后发现持有的公司不行了,那就真的悲剧了。

再看一下现在的持股列表:

我对这些公司是有信心的。

在2019年3季度的总结 《2019Q3》里面,我有一段这么写的:

现在可能遇到的回撤就是上面蓝色字所说的情况,是我认为的转型成为价投的两个坎中的一个。去年三季度开始,我确实也进行了一些持股调整,减少几个重仓明星股的比例,增加公共事业类的比例,比如粤高速B、长江电力、长江基建、伯克希尔,都是在那时候起陆续买的,目的就是等到跌一半的时候,资金虽然回撤,但是不影响持股的公司未来能长期存在长期赚钱,价格的变动不影响公司的盈利,这样虽然股价跌了,但是潜在收益率提高了,持股还是能有信心。

说真的,我现在心态有点奇怪。我当然是不愿意看到大幅回撤的,但是又隐隐约约有些期待来一次总资产的腰斩。

 

 

 

 

 

 

 

说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