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易核心思想

周泓090211

  交易赚钱的难易在一念之间。有人说难,因为统计数据显示大多数人亏了钱。有人说易,因为有人丢硬币决定买卖都能富甲一方。客观的来评价,目前的交易品种,无论股票、期货或者是债券,有以下几个特点:首先它们的准入门槛都是很低,资金少也能做,文化程度低也无妨,专业知识匮乏更是很普遍的;其次,从操作方法上来看,绝大多数人以各种主观判断方法为主,经验、新闻、业绩、消息、技术分析综合运用,追求的是正确率,在乎判断的准确性,运用主观分析将之提高;最后,在交易的目的上应该是统一的,那就是获取利润,高效、安全、可观的利润。

  对于这个这个统一的目的的不同求索,演化出了无数的交易思想,在这些思想指导下又衍生出千变万化的交易方法。一定要注意,交易思想是凌驾于方法之上的,先有思想而后才有针对性的方法。方法都是具体的,同样一个卖出的操作,短线客因为博得了差价而欢欣鼓舞,而长线客可能由于丢失仓位而惶恐。然而,初入市场的新手通常只在乎那些华丽的战术,却没有好好自己的目的,在那统一的天空下具体的目的。赚钱是单纯的目的,于是开始寻找方法,不对吗?就是不对。由于对目的过于盲目,只想赚钱,而没有对预期收益,资金风险,资金效率等问题进行深入的个性化分析,导致了交易核心思想的缺失。打个比方,就好比我们的革命事业有了人民当家作主的美好愿望,有了全副武装的英勇战士和指挥官,偏偏缺少了马列主义指导思想和党的领导,能成事吗?只有热情没有领导的革命火种无法长存,只想赚钱没有核心思想的交易者也将注定失败!交易者的第一阶段,就是在不同的方法中徘徊摸索尝试,熟悉它们的特性,在对与错的困境中苦苦徘徊。由于不清楚到底自己为了什么,要什么,只想赚钱,所以市场跌了抱怨没有卖掉;市场涨了,又后悔没有跟进;别人赚了,看了眼红;别人亏了,觉得庆幸。殊不知有的人亏了钱还会暗自高兴,因为由于目的不同,你可能是拿着放大镜在世界,而他人可能是在用显微镜观察。想想,如果所见所思都完全不同,以己度人是否可笑呢?

  道理都是相通的,人们总说做到容易,做好很难。对交易者来说也是如此,回到最初的问题,交易交易赚钱难吗?我看来做到赚是简单的,但是怎么高效、安全、可观的赚就是难题了。举个例子,如果问你现在是白天黑夜答得上来么?废话,正常人都能明白无误,就是亮暗的区别。那么,问时辰呢?古时就有日规,这样时间精确了不少,但是有了代价,如果乌云遮日,那效果可能要打折扣了吧。到了现代,有了钟表,时间可以精确到了秒,但是精密的钟表哪怕小小构件松动了,那么整个钟表就要停转,一系列依靠精确时间安排的事情都会乱套。赚不赚就是区别白天黑夜的问题,要给出回答太简单了,如果只要做到赚,而没有其他限制,我可以随手就拿出好多个不错的方案,比如60天均线向上就买,向下就卖;比如月线macd指标大于0就买,小于0就卖;比如交易大厅持续火暴就买,冷清了就卖;比如电视分析师不断强调深不见底的时候买,在分析师轻易得到10倍奖金时卖;甚至,统计数据说明,如果高开就买进,低开就卖出,坚持下去也是一定获利的,诸如此类的简单手段不计其数。

  既然这么容易赚,那么为什么市场里大多数人在亏损?结合上段的例子,问题的关键就是不会“看时间”。这些人会看手表,知道22:00点是夜晚,但是如果手表坏了却不知道看天的亮暗来区别。这次的次贷危机就是这么一个闹剧,分析师用各种各样的数学模型,财务分析指标证明了公司运营良好,风险级别为低,结果市场出现了变故,他们才发现如此精密的分析完全是徒劳的。一家又一家投行倒闭了,大家不禁要问,连自己的财务状况都看不清楚,有什么资格来给出别的公司的投资研究报告呢?连听公鸡打鸣,看太阳升起都不知道白天到了,我看还是不要用手表为妙。

  大道无术,交易者的第二阶段,是追求简化的过程。把一切烦琐的方法、绝招都抛去,而回过头来考虑自己的目标,将其具体化,得到资金的用途、成本、风险、效率,心理的承受能力,执行力等等个性化的数据。这个过程不光是对市场的认识,而更主要是对自己的认识,有了这些认识,才终于把单纯的想赚钱的目标实现了解析重构,才能得到交易的核心思想。当然,这个过程也不是一蹴而就的,认识自己比认识市场更加困难。比如,理性思考后自己觉得可以承受30%的亏损,但是在真正的下跌过程中,心理早就已经承受不了了,早早在下跌20%时候就逃命了。面对各种状况,到底心理会有什么反映,只有经历了才能知道,所以不要把一切想得太完美,即使是能够强行坚持,结果却是整天惴惴不安影响了生活,那也是得不偿失的。

  我认为自己还在这第二阶段。我想,接下来的第三阶段,应该是重新化简为繁的过程,在细节上不断完善。就好象读书,由厚读薄之后再由薄读厚。现在,我还只是在“抓重点”,形成自己的核心思想。

  那么,现在我的交易思想是怎么样的呢?不急着赚多少多少钱,而是想稳稳的慢慢的增值,对风险的承受能力有限,应该不能超过25%(这轮下跌中,股市资金亏损接近25%的时候开始恐惧和绝望)。简单说就是首先要求“做到”,再要求“做好”。要做到赚,可靠的方法不是开动脑筋,而是找一个有概率优势的方法坚持下来,为了保证它的可靠性,注定不能像钟表那样精密,而只能是看看天亮与天暗如此而已。所以在根本上,我以客观的交易系统产生的信号来决定买卖。主观的权限是很有限的,买入信号出现了立马就要执行,不能犹豫,能做的就是在有限的范围内决定一下买几个,先买后买的顺序。在这样的指导思想下,我的的操作是迟钝的,可能看起来有些愚蠢,但是为了能较好的达到目的,目前为止我觉得这样做是最好的方法了。放弃一些东西,是为了保证得到另一些东西。

说点什么